内江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荣勇:作为医生,就应该到前线去!

【时间: 2020-04-10 09:44 内江日报】【字号:

4月8日一大早,隆昌市中医医院,荣勇轻快地穿过走廊,进入院区,开始接诊病人。

从武汉回来后,经过简单休整,荣勇再次走上工作岗位。

“休息够了,还是想尽快上班!”荣勇说,现在,脱去笨拙的防护服为病人诊疗,感觉特别轻松。而在方舱医院那段紧张、感动、苦与甜同在的日子,也将成为他珍贵的精神财富——

荣勇(中)和同事询问记录患者情况(受访者供图)

苦:着防护服工作十余小时,休息时已脱水

荣勇是隆昌市中医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,2月9日凌晨,他接到医院电话:“现在需要医生支援武汉……”

“我去!”荣勇斩钉截铁,“武汉的形势很严峻,我是医生,如果有机会我想到前线去,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妻子深明大义:“我懂,我也是医生,你去吧,家里你不用担心,注意安全,我等你回来。”

彼时,父母和孩子都在老家不知情,在得知消息时,已是他出征几天后。

在汉阳方舱医院,每次上班前,医护人员都有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:穿上成人纸尿裤。在院感老师的监督和指导下,依次穿好隔离衣、手套、防护服,戴好口罩和护目镜,仔细检查无误后才能进舱。

穿上防护服,听病人说话会费力一些,但荣勇最难受的是密闭空间中呼吸不畅,说几分钟话就很累,就像出现高原反应。问诊时,口里呼出的水蒸气在口罩上又凝结成水滴,顺着下巴往下流,却又不便擦拭。而且中途不能喝水,口干舌燥,说话会越来越困难。

“第一次进舱,没有经验,戴着框架眼镜,又戴了护目镜,一个班下来,感觉鼻梁快塌了……”荣勇说,因护目镜容易起雾影响视线,多几次后,他放弃佩戴框架眼镜,减小不适感,看不清楚时就多问、多听。

因为全副武装工作,身体需要承受的极限不止这一点。

一次,荣勇使用的N95口罩是挂耳式的,带子挂在耳朵上,勒着耳根,疼痛感贯穿始终。他下意识想去调整,刚抬起手又停下了:口罩不能动,一动就会产生缝隙,有暴露的风险,只能咬牙忍着。

6个小时下来,荣勇的耳根被勒出了一条血痕。他一龇牙:“现在说起,都感觉耳根隐隐作痛……”

还有一次,他穿着防护服工作了十余个小时。“那时是晚上7点半,快下班了。一名30多岁的女病人一直咳嗽,有点气促。”荣勇回忆,该患者已连续发热10天,考虑到病情可能会加重,需要立即转院。“护送过程需要有医生在,还需要了解病情的医生向上级医院医生介绍病情。”荣勇说,他没有脱防护服,继续跟着救护车护送这名病人转院,“临别时,她不停对我说谢谢……”

这来回的折腾,回到医院已是晚上8点半,荣勇穿着防护服不吃不喝已近10小时。脱掉防护服的那一刻,荣勇禁不住瘫坐在地上。洗澡、消毒完毕,已是晚上11点多。荣勇顾不上吃饭,咕咚咕咚地将一瓶1000毫升的水全部灌进了肚子,这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。“当天,武汉夜晚的温度大概是零下3度,可就是感觉这冰冷的矿泉水喝下去真的好舒服!”

这个时候,他也才有了时间,慢慢地给自己烧水泡方便面,算是吃到了晚饭!

甜:病人关心医生,方舱医院里暖意融融

4月8日,是荣勇结束休整后第一天上班,找他诊治的病人不断。荣勇忙着给病人把脉诊治、巡房了解病人的病情。不忙时,他甩甩胳膊、扭扭腰,活动筋骨,简单放松。

在方舱医院的日子里,想要如此放松一下,是一种奢侈。

“因为穿着防护服,动作不能过大,转头时只能和身子一起动。脖子没有活动,会肌肉酸痛……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荣勇觉得有些搞笑。

在方舱医院,内江医疗队负责管理的病区有七八十名患者。查完房,荣勇放松的方式便是找个凳子短暂歇一歇,“刚坐下一两分钟,由于缺氧头昏昏沉沉的,有几次差点睡着又惊醒了,又只能站起来走动着……”

荣勇记得,自己进入方舱的第一个夜班,上班时间是凌晨2点至早上8点。前一晚8点,他就调好闹钟,早早上床睡觉,但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,直到闹钟响起他都没有睡着。

午夜班工作比较少,把工作忙完,荣勇便在自己管理的单元外过道上找个椅子休息,方便病人有需要时可以马上找到他。

“那天,我们管了88个病人。”荣勇说,对着熟睡病人,有一句话在他的耳边回响:放心睡吧,有我们的守护,你们一定会做个好梦!

医护人员守护病人,病人也会关心医护人员,这一点,荣勇感触很深。

一次,因为防护服里多穿了一件衣服,热得荣勇汗水直冒。本想脱一件衣服,但一想到防护服一旦脱了就浪费了,为了节约,他只能强忍着。工作过程中,荣勇很难受,多次坐下来缓冲。一名患者见荣勇说话上气不接下气,劝他休息。过了一会儿,她又不放心地过来问荣勇好点没有,“挺感动的,觉得再累也值了。”

这样的暖心事,还有很多。

比如,在路过病床时,不停有病人朝他们竖起大拇指,道一声“医生辛苦了!”“医生加油!”或者“四川雄起!”之类的话。

还有一次,一名病人情绪激动,强烈要求用某种药物。这时,他身边的病友纷纷劝他:“医生们是从四川过来帮助我们的,特殊时期,医生们都很累,大家都尽力了!有同类的药物可以使用啊,为什么不讲理,为难这些医生呢!”

正是绝大部分病人的理解支持,让远在异乡的荣勇感受到了温暖。

燃:深受触动,抗“疫”前线火线入党

戴着黑框眼镜,配上白大褂,没什么多余的话,这样的荣勇很内敛。

安静的外表下,荣勇也有着一颗热烈的心,在武汉时,他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“党员需要冲锋在前,这句话这次让我感触很深。”荣勇说,2002年抗击“非典”时,他刚刚走上医生岗位。那时,他跟着科室的医生一起走村入户宣传防疫防控知识。威远的山路崎岖,几个小时的车程加上一个小时的步行,才能到达目的地。那时,他就感觉到医生职业的神圣。

18年后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此时的他已“身经百战”,上前线抗“疫”,义不容辞。

在驻地酒店,他利用休息时间写下了入党申请书。

3月16日下午,一场入党宣誓仪式在医疗队驻地酒店举行。荣勇作为内江援助湖北医疗队火线入党的第二批队员之一,参加了宣誓仪式。

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”面对党旗庄严宣誓,荣勇心中燃起一团火,对党的事业,他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接下来的一场活动,再次加深了他的爱国情怀。“一天,医院的工作暂时忙完了,几个护士妹妹带着大家在活动区唱歌,大家合唱的是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”荣勇说,随着歌声响起,方舱医院活动区人越聚越多,虽然没有音响话筒,但大家声音高昂,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深情。

一名患者激动地对荣勇说:“我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,今天我一直唱,一直在流泪。感谢祖国!感谢你们!”

荣勇说,其实,他的护目镜里也全是泪水:“我知道,因为我们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同心协力干一件事情:消灭病毒!让祖国尽快回归经济快速发展的正轨!”

国家切实在为人民办实事,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。“方舱医院的建立和管理是没有任何经验的,但我们国家却快速地完成了从建设到投入使用,流程每天都在改进、优化;科研人员短时间就开发出了方舱云HIS系统(应急救援系统),实现患者全程信息化管理。这就是中国速度!这就是中国力量!”荣勇说,在这里,他又一次为自己生在中国而感到无比自豪。

窗外,阳光照耀着一丛摇曳的新叶。荣勇的心情,无比美好。


编辑:谢思思
记者:记者 丁洁  
六合宝典